当前位置: 澳门唯一金莎娱乐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故事中不乏精彩的段落

时间:2019-09-15 17:14来源:关于我们
作为一部关于知青上山下乡的电影,《巴尔扎克与小裁缝》颇有一些独到之处。同类电影中,虽然也有表现知青与农民之间的文化隔阂与相互影响,但是大部分都是作为前知青们回忆的

作为一部关于知青上山下乡的电影,《巴尔扎克与小裁缝》颇有一些独到之处。同类电影中,虽然也有表现知青与农民之间的文化隔阂与相互影响,但是大部分都是作为前知青们回忆的背景,鲜有以此为主题来推动整部电影发展的先例。

《巴尔扎克与小裁缝》一开始是两个青年来到山中小村。村长检查两个人的行李,翻出了菜谱和小提琴。文化冲突到这一地步还算常见。

之后的两个事件开始把故事推进。两个知青遇上了一个山中美少女,还搞到了一箱子的翻译小说。于是这两个人一边偷着看小说,一边把小说读给美少女听,一边开始自己的初恋。

这本来是可以成为一个关于启蒙和成长,愚昧和文明的精彩故事,可惜的是编剧只沉醉于对自己青春的回忆,而无力把这个故事升华为艺术,在更多的时候,他在这个故事所蕴含的各种可能性之前患得患失漂移不定,最终断送了这个原本应该更精彩故事。或者这也就是创作者能力的限制。

故事中不乏精彩的段落,原本可以从容地表现文化对于这两个知青和村庄的影响,可惜一次次地错过机会。

例如,知青第一次读巴尔扎克,读了一通宵,早上起来说,这个世界在我的眼中已经完全变了。当然我们知道,改变了的不是这个世界,而是看世界的人。可是整部电影中,知青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包括他后来去采风搞音乐,也很难让人判断那是他的爱好还是小说的影响。

对于村民的影响,电影得到的机会要更多,却也表现得很无力。两个知青被派去看电影,然后回村来讲电影。他们看来看去都是一部《卖花姑娘》,回来讲得却是法国小说。所以在那个文化贫瘠的时代,这个小村中的人得到了远比外面世界的人更多的文化享受。然而也仅是如此而已。电影内容在离开了两个知青的说书场后,村民的生活并无任何变化。

老裁缝在听了《基督山伯爵》后,给村民们作海军服本来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桥段。然而同样的是,这些海军服在之后没有任何表现。

我本来觉得这故事应该有些魔幻现实的色彩,可实际上,他却非常的低调平实。我不由想,如果由姜文来拍这个故事应该会好很多。只是他或许会觉得这个故事太小题材了。

如我之前所说,电影的编剧由于某种类似于小资的情调,对于这个故事患得患失无所适从,最后只沉迷于对自己青春的回忆。对于小资来说,文化相对主义当然是好的,小村中的人就算再愚昧、再不见天日,也有他们自己的文化。所以,他在讲述西方文明对小村的冲击时束手束脚,还没有点到就停下来了。

而且他那种对回忆的沉迷让电影的后半段非常不靠谱。知青在离开村庄多年之后,在村庄要因为修水坝而被淹没之际,他又开始想念这个小山村,跑回即将被淹没的山村去怀旧。这里,他已经完全不顾故事的真实性了,居然让一个十多年前还全是文盲的村子有了在水潭中放纸灯的传统,还有什么把思念写在纸灯上云云的鬼话。

他的意思很明显,象征现代化的水坝淹没了代表传统的小村,所以以后的人们再也看不到那些水灯了。只是那些水灯完全是他的臆想,他一脱离让他受苦的山村就忘记了那里的愚昧和苦难。那些水灯只能证明文化相对主义者的自私与愚蠢。

故事中处理最好的部分是山中美少女小裁缝。她本来是个文盲,却在听来的小说的影响下,离开了这个山村。而关于她的下落,电影巧妙的打乱叙事顺序,给出了一个精彩的悬念。回过头来看,知青居然到十多年前她离开的村庄去找这个小裁缝的下落,他内心中那种愚蠢的优越感真是昭然若揭。

电影中的大部分台词都是重庆话。刘烨和周迅似乎没有使用别人的配音,因为他们的重庆话实在是有点别扭。

优点:好故事

缺点:电影语言贫乏

编辑:关于我们 本文来源:故事中不乏精彩的段落

关键词: